本报记者 刘颖 张荣旺 北京报道

  本报记者 刘颖 张荣旺 北京报道

  本报记者 刘颖 张荣旺 北京报道

  传统银行依靠资产规模持续扩张的方式实现增长已面临诸多限制,同时国内存款利率市场化推进,利率水平的下降使得银行也面临净息差收窄的趋势,因此银行需要拓展新的空间。

  《清华金融评论》在“2022中国银行业排行榜200强”及分析报告中指出,一方面,银行应持续优化资产负债结构,维护净息差稳定;另一方面,银行要着眼长远发展,拓展非息收入来源,提升非息收入占比,以弥补息差收窄的影响。近年来,财富管理作为银行中间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银行轻型化转型的重要方向之一。预计未来更多银行将在该领域加大发力。

  息差依赖程度逐步下降

  在目前的经营环境下,息差收入仍然是我国商业银行收入结构中最主要的盈利来源。商业银行利息收入规模的两大驱动因素是生息资产和息差水平,净利息收益率(净利息收入与平均生息资产的比率,简称NIM)是衡量银行生息资产获利能力的重要指标。

  报告数据显示,排行榜中涉及的五大类银行(大型商业银行、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农村商业银行、民营银行)中,2021年民营银行(3.72%)净息差最高,次之为农村商业银行(2.33%),紧随其后的为股份制商业银行(2.13%)、大型商业银行(2.04%),最低的为城市商业银行(1.91%)。从增长情况看,2021年各类型银行净息差涨跌情况不一:大型商业银行下降0.01个百分点,城市商业银行下降0.09个百分点,民营银行上升0.05个百分点,农村商业银行下降幅度最大,为0.16个百分点。

  银行业是典型的顺周期行业,盈利水平对经济周期的变动极为敏感。净息差以实体经济能够接受的融资成本为基础,其大小最终取决于融资项目的收益率和风险状况,因而实体经济的稳定发展对净息差的稳定具有重要影响。在疫情影响下,2021年整体银行业的净息差普遍下降。同时,规模不同的银行在资产收益和负债成本方面具有不同优势。一方面,资产规模越小的银行,生息资产的收益率越高;另一方面,资产规模越大的银行,计息负债付息成本率越低。由于规模较小的银行贷存比普遍较高,因此其息差整体比大行高,即结构中高利差的资产占比较高,导致息差较高。

  对此,中银证券银行组首席分析师林媛媛提到,近些年来,从监管治理来看,银行整体合规经营及风险防控能力有明显的提升,但在当下复杂多变的经济环境下,银行业经营面临一定的压力,包括来自需求持续提升及息差定价方面的压力。银行在商业可持续和承担社会责任方面需要找到适当的平衡点。其中区域性银行与全国性银行最大的差异就是需要结合区域经济和企业发展特点,其区域经济特点和自身客户的资源禀赋、管理层和股东结构三者共同决定了银行的风险定价能力。中小银行的经营发展具有自身的特点难点,但挖掘区域特点和本地客户需求、重视公司治理和管理层遴选是非常重要的。

  财富管理成转型方向

  近年来,银行业净息差普遍下降,对利息依赖程度逐步降低,银行经营理念要从规模扩张转向结构优化和效益提升,形成新的发展动力。近年来,多家头部银行开始发力财富管理业务,将负债端逐步调整至零售业务,扩大财富管理业务,为盈利能力提供新的发展动力。

  例如财富管理业务正在成为招商银行新的增长动力,截至2021年末,招商银行零售客户数1.73亿户(含借记卡和信用卡客户),其中财富产品持仓客户数较上年末增长29.7%。截至2021年末,招商银行零售客户总资产余额10.76万亿元,较上年末增长20.3%;私人银行客户12.21万户,较上年末增长22.1%。2021年,招商银行实现非息收入1273.34亿元。其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944.47亿元,同比增长188%,主要原因是财富管理与资产管理业务等收入的增长。

  上述报告指出,未来银行在参与资产管理市场方面仍有很大的空间和优势。从需求端来看,随着居民财富可支配收入逐步提高,富裕人群数量及资产规模迅速增长,带来居民投资资产的持续扩容,这将极大推动居民财富管理需求的持续增长。从供给端来看,“房住不炒”等房地产调控政策促使房地产市场逐渐趋于平稳,住房资产增值空间受限,推动居民资产配置逐渐向金融资产倾斜。银行具有天然的渠道优势,凭借牌照优势,银行可以为财富客户提供多维度服务和全品类金融产品,既可以销售银行理财、保险、信托、基金、券商资管等产品,亦可以吸收存款,以金融账户为中心,提供多层次全方位的生态化服务。同时银行还具有线下渠道广的优势,线下点数量远超券商等机构。

  此外,轻资产商业模式的有效性和盈利性逐渐得到认可。

  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微众银行ROE(资本利润率,或净资产收益率)为28.2%,排在第1位,显著高于其他银行,高ROE主要得益于高息差与非息收入(贷款平台费及财富管理)。2021年微众银行净息差达4.75%,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成本收入比为25.87%,成本控制情况较好。

  ROE是指当期净利润除以净资产,是衡量每一单位的股东(一般指普通股)权益创造利润的能力。

  具体来看,一是互联网银行的客户主要面向个人及小微企业,生息资产收益率高于行业平均水平。二是以普惠金融为定位的互联网银行,探索出了适应自身禀赋的服务模式。在分布式“去IOE”下,互联网银行大大缩减了信息技术(IT)运营成本,目前微众银行的每账户科技运维成本是传统银行的1/10左右,线上化轻资产运营使其盈利能力高于其他银行。

  此外,谈及银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中国工商银行现代金融研究院副院长、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殷红表示,在商业银行所面临的碳中和背景下,政策环境、产业环境、市场环境会发生变化,这些都是银行需要高度重视和考虑的因素。在政策环境方面,银行业监管机构会鼓励银行将更多资产投向低碳领域,要求银行压降并管理其资产结构里的高碳、高污染行业敞口规模,未来将推行环境风险信息的强制性披露等;在产业环境方面,银行业的经营市场里,由于实施低碳转型的原因,会带来新发展机遇,而传统领域如果不转型,会面临新风险;在市场环境方面,投资人对低碳的诉求、对低碳产品的需求会越来越迫切。下一步银行业金融机构在战略目标、治理架构、产品创新、风险管理、信息披露方面,都要考虑碳中和因素。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余坤航

Related Posts